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林凤英脸色难看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顾忱,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,因为那个女人,你就跪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顾忱把头磕在地上:“妈,瑾岚没做错什么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你何必这样对她。”

    林凤英冷声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压根就没找人去绑架她。顾忱,我是你妈,还是说,在你心里,我就那么十恶不赦。恐怕是她自己得罪了什么不该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真的不是您找人做的?”顾忱抬起头,满眼的怀疑:“妈,如果是你的话,只要你把瑾岚放出来,我不会去追究。”

    “呵,听你这意思,若是真的是我,你是不是还会把你妈亲手送到监狱去?呵呵,真是我的好儿子,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好儿子,为了一个女人,现在连妈都不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顾忱急切道:“妈,我是认真的,只要瑾岚平安无事,您说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林凤英皱眉道:“就算你这么说,我也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,这次的事,跟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顾忱盯着林凤英的眼睛,他也算是了解自己的母亲,话说到这份上,恐怕这一次,是真的跟她无关。

    可是若是跟她无关的话,那么绑架瑾岚的人又会是谁。

    沈瑾岚睁开眼睛的时候,脖颈钝钝的疼,她费力的挣扎了一下,却发现自己被捆绑在一个椅子上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仿佛是一个仓库,四周都是堆积的木箱,空气中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腐朽的味道。

    地上积着灰尘,看样子很少有人来这里,不过上面也有一些杂乱的脚印。

    应该是昨天晚上的那几个男人把她带过来的。

    肚子咕噜噜的乱叫,嘴上也被封着胶带,沈瑾岚又惊又恐的屏住呼吸,想听到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那些绑架她的人想要做什么,是想要钱,还是......

    有沉重的脚步声,沈瑾岚犹豫了一下,还是选择闭上眼睛,她仔细听着,那脚步声越来越近,而且还不止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娘们还没醒呢,你这手刀是不是劲太大了,不会把她打死吧。”

    听声音好像很年轻,毛头小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手上有准。”

    这个说话的声音比较瓮声瓮气,应该是昨天那个对她动手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还不醒啊。”

    沈瑾岚觉得她不能再闭眼睛了,索性直接睁开。

    蹲在地上的二十多岁的黄毛小子被她的视线吓了一跳:“操,居然醒了,肯定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秃头的中年男人搬了把椅子坐过来,气定神闲的打量着沈瑾岚:“沈瑾岚,今天你落我们兄弟手里了,你放心,只要你听话,我们也不会对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沈瑾岚呜呜的想要说话,秃头看了黄毛小子一眼,黄毛小子直接扯开了她嘴上的胶带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绑架我?”沈瑾岚盯着秃头的眼睛:“我根本没钱,而且父母双亡,你们绑架我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不管你是什么人,有没有钱,但是我们能拿到钱就好了。只要你在这里听话,放心,绝对不会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韩旭一个人驱车来到酒吧,今天股东大会上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,那几个叔父为老不尊,根本不听从他的指挥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使用一些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