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邢芷茵和林凤英神色都一震。

    邢芷茵有些不自在的转过头。

    林凤英倒是恢复了神色,笑容可掬:“能说什么,不就是问问芷茵,你对她好不好嘛。”

    顾忱走下楼:“这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林凤英叹了口气:“顾忱啊,芷茵跟你也很长时间了,你再怎么样也该给芷茵一个交代吧。”

    邢芷茵心头一跳,想要张口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顾忱眉宇中闪过一丝不耐烦:“我现在不想谈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谈这个问题。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谈?”林凤英也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沈瑾岚那个女人现在就在这个城市。

    若是再出现什么变动,她一定会被气死了。

    “顾忱,你要是个男人,就得想办法给自己的女人幸福。”林凤英正色道:“今年必须把婚事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邢芷茵注意到顾忱的神色,心里就更加紧张,赶紧说道:“伯母,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吧,现在不急的。”

    林凤英拍拍她的手:“芷茵啊,男人有时候需要逼一下的。你一直宠他,他反而不知道领情。”

    “芷茵,我们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凤英愣了一下:“刚回来就走?”

    顾忱淡淡道:“过来就是来看看你的,既然看到了,现在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邢芷茵赶紧站起身:“伯母,那我改天再来看您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顾忱开着车。

    街道外变幻莫测的霓虹灯,在车内的两个人身上掠过斑驳的光影。

    两个人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车内的空气有些死寂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邢家门口,顾忱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就送到这里吧。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邢芷茵并没有动,反而轻声道:“顾忱,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顾忱单手插在口袋里,摸索出一支香烟,靠在车门边,点燃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仿佛笼罩在一层忧郁中。

    邢芷茵不自觉的抿了抿唇瓣:“我知道伯母着急了一些,我并没有想逼你的。”

    顾忱弹了弹烟灰,叹了口气:“上楼去吧。”

    邢芷茵知道她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。

    从她认识顾忱开始,就知道他从来都不会袒露自己的心事。

    每一次她想知道更多,这个人都会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邢芷茵掩饰住心底的失落从车里走下来,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:“顾忱,我说过给你时间的,我说到就会做到。我会等着你向我请求交往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顾忱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    邢芷茵已经哒哒的上了楼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女人。

    顾忱闭了闭眼睛。

    但是他现在,满心满眼都是对那个女人的憎恨。

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几个玻璃杯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程敏夹了一口菜:“味道不错啊,没想到韩先生居然还会做菜。”

    韩旭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,黑色的西裤,外面罩着一件浅蓝色的围裙,正端着最后一道菜从厨房走出来。

    沈瑾岚笑道:“韩先生很厉害的,厨艺厉害只是其中之一,当初他做了一道菜,在美国不少女孩都哭着喊着想做他的情人的。”

    韩旭把菜摆好,自然的坐到沈瑾岚的旁边:“哦?我还有什么很厉害?”

    沈瑾岚如数家珍:“很多啊。你可别妄自菲薄,比如泡女孩,你知道他最厉害的一次,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用眼神,那个女孩就跟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韩旭笑的如沐春风:“是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