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沈瑾岚觉得她的胃里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而这个不舒服的源头,就是顾忱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顾忱的眼睛:“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呢?”

    顾忱向前逼近一步:“我为什么不能,我只想知道,你为什么要背叛我!”

    “背叛?一个先背叛了我的人,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?”

    沈瑾岚冷笑道:“从以前你就是这样,自己做错了事,却从来不肯承认,非得去找别人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错。沈瑾岚,你别恶人先告状。”顾忱捏紧拳头。

    沈瑾岚满眼讥诮的盯着他的手:“怎么?被我说中了,想要动手打我吗?这么久不见,想不到你都开始想要打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瑾岚!”

    “顾忱!”沈瑾岚竭尽全力的喊了一声:“我不想看到你。明白吗,不管你们做了多卑鄙龌龊的事情,我统统都不想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说明白,什么卑鄙龌龊的事?”顾忱一把抓住沈瑾岚的衣领:“你给我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?你自己做的出来,现在又让我说。你若是真想知道,那就去问问你的好母亲。是她揭开了你的遮羞布。不过我也应该感谢她,多亏了她,我才知道我一直爱着的男人是怎么样的嘴脸!”

    沈瑾岚说完,抬腿就是一踢。

    顾忱疼的立刻松开手,向后退了几步: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疯了,很早之前我就疯了。”沈瑾岚眯起眼睛:“顾忱,慧慈我要定了,你最好放弃,不要做我的竞争对手,不然的话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凭你又能怎么样?”顾忱强忍着疼痛:“沈瑾岚,我也可以告诉你,慧慈我是不会让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瑾岚吐了一口气,道:“那咱们就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顾忱的车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沈瑾岚孤零零的站在公交车站的站牌处停了一会,突然迅速的转过身扶着柱子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不能吵架的。

    吵架的时候,气闷恶心的感觉就涌上来。

    沈瑾岚捶了一会胸口,才觉得稍微有些舒畅。

    为了身体能够尽快恢复,还是避免跟那个男人见面。

    蓝雅餐厅空中回廊

    悠扬动听的小提琴音乐在回廊中回响

    顾忱缓步走到一个穿着浅蓝色长裙的女孩子面前。

    邢芷茵从他一进门就已经看到了他,顿时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顾忱,你总算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邢芷茵笑眯眯的把菜单递过去:“今天我请客,你随便点。”

    顾忱微微一笑:“怎么,工资到手了?”

    邢芷茵点点头:“是啊,所以说一定得请你吃饭,而且千万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顾忱点了几样菜:“芷茵长大了,能够独立挣钱了,真替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,我本来就是成人好不好。”邢芷茵娇嗔的看向顾忱:“我现在能够做钢琴老师,最想谢谢的就是你,如果不是你的话,我可能永远都做不了我想做的。”

    顾忱递过一个精致的盒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邢芷茵有些好奇:“该不是送我的礼物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这是庆祝你做钢琴老师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邢芷茵赶紧打开。

    天哪。

    一条漂亮的蓝宝石项链。

    “这块蓝宝非常的珍惜,前段时间我去矿坑的时候发现的,用这块料做了这款项链,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你,亲手做的?”邢芷茵有些感动的红了眼眶:“顾忱,你对我太好了,除了以身相许,我真的想不到可以报答你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的。”顾忱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邢芷茵抬头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