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晚上夜深人静之时,某个卧室内却是另一番光景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……”我本来都要睡着了,却忽然被亓晔压在身下,他身上冰凉冰凉的,冻得我瞌睡虫全跑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难受……”亓晔闷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接道,“你难受往北受啊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头顶传来某鬼隐忍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缩了缩脖子,瞬间怂了,“没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亓晔忽然伸手,在我脖子侧面摸了几下。

    我难得老实的没动弹,因为我知道,他是看见了我脖子上的黑磁线虫。

    这条虫子自从上次在南天门外被他的幽冥之气冻住之后,就一直停留在脖子上,虽然已经不再生长了,可是毕竟影响美观啊。

    而且这玩意一直在我体内待着也不是那么回事,这可是个潜伏的危险,必须得解决!

    “它要怎么弄出来啊?”我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却不料,亓晔的眸色暗了暗,蓦地吻上我的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唔?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诶!

    然而,他接下来的动作已经不允许我再想别的事情了……

    “等下,你身上还有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已经不碍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万一剧烈运动过后伤势加重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证明给你看!”亓晔再度扳过我的脸吻上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有句mmp我一定要讲出来!

    不多时,室内的温度节节上升,令人脸红心跳的压抑的喘息声响起……

    夜,还很漫长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

    我睡到下午才醒过来,亓晔折腾了我一宿,整个人像是散架了一样,浑身的骨头都疼。

    亓晔还在睡着,看着他眼底的黑影,我动作轻柔的吻了吻他的脸颊,随即下了床。

    他已经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,这下就让他好好睡一觉吧。

    我蹑手蹑脚的出了卧室去洗漱,每走一步路都想要跪倒在地上,腿软的厉害!

    “瑶瑶,你腿怎么了?”老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认命的转过身,结果暴露了满脖子的红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子都生仨了……你们……注意点……”老妈都一大把岁数了,还是不可抑制的臊红了脸,她结结巴巴的说完,赶紧转身去看孩子了。

  &n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