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个男人,实在是太可怕了,他明明拥有和顾北亭一样的脸,为什么会这么残忍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就在我发憷的时候,美莎发出了一声惨叫声,我扭头看过去,看到了我毕生难忘的场景。

    我以为顾北寒是让人给美莎打流产的药,谁知道,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,竟然让自己的保镖轮奸美莎,孩子就这个样子硬生生的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鲜血铺满了整个地面,艳丽的颜色,刺痛了我的双眼。

    美莎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,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一样,任由身上那些男人对自己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“住手,顾北寒,你这个人渣,你给我住手。”

    看到美莎大张着双腿被人侵犯,看着孩子从美莎体内流出来,我的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我回头,给了顾北寒一巴掌,对着顾北寒怒吼道。

    顾北寒阴森森的眯起眼睛,一把掐住我的手腕,眼睛满是骇人的寒冰道。

    “俞棉,你好大的胆子,看来你真的是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,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美莎?那是你的孩子,你竟然下的去手,你兼职不是人,畜生都不如。”我没有被顾北寒身上那股吓人的气势震慑到,怒气冲冲的对着顾北寒怒道。

    顾北寒冷笑一声,一把掐住我的脖子,将我按在地上,阴恻恻道:“孩子?经过我的允许吗?想要生下我的孩子,就她这种贱货,也配拥有我的孩子吗?真是可笑至极,俞棉,你最好放聪明一点,要不然,我可不会对你客气。”

    我瞪着顾北寒那张阴邪俊美的脸,气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我憎恨此刻无能的自己,要是我有这个能力,可以救美莎就好了……可是我没有能力,我恨自己,真的好恨自己。

    顾北寒离开之后,我抱着肚子,近乎狼狈和颤抖的来到美莎的身边,我回到房间,拿到一个毯子,盖在美莎身上,抱着美莎,不停地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美莎,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美莎一句话都没有说,像是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美莎这个样子,我很难受。

    管家带着医生过来了,让人将美莎送回房间。

    好在顾北寒没有这么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我陪了美莎很久,她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开始有些体力不支。

    肚子越来越大,预产期越来越接近,我也很疲倦。

    我回自己的房间睡觉,直到下午四点半的时候,管家敲响了我的房门,他依旧用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对着我,我不知道管家又有什么事情,八成是顾北寒一刻都不让我松懈。

    “管家,顾北寒又有什么事情找我?”我按了按太阳穴,无力的看着管家询问道。

    管家目光沉沉道:“美莎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闪电劈中了,完全听不清楚管家说的话,我还以为是管家在开玩笑,管家的表情,却不像是开玩笑,而且,管家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,从来就不会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。”过了没有多久,我掐住手心,绷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自杀,割腕,送进医院已经死亡,二少已经将她扔进了火葬场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脏像是被人扭成一团,一条鲜活的人命就这个样子没有了。

    我感觉空气变得很稀薄,我揪住胸口的衣服,忍着心脏位置传来的那股疼痛,扶着墙壁道:“顾北寒在哪里?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管家告诉我,顾北寒现在正在书房那边,不过……他正在办事。

    办事?

    我走到顾北寒书房门口,听到里面传来的娇吟和喘息,这个混蛋,垃圾,一有空闲时间就在玩女人。

    我拉开书房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原本坐在顾北寒身上正扭动着腰肢浪叫的女人,在看到我进来之后,似乎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我看清楚那个女人的脸,不是我以往看到的那种浓妆艳抹的脸,这个女人显然清纯多了,但是年纪不大,应该是大学生之类的。

    顾北寒简直渣到了极点,我在这里的时间,每天看他玩女人,而且每天都是不一样的女人,有时候一个,有时候两个,有时候甚至三个,这个混蛋怎么不阳痿死掉算了?

    “怎么?想我了?恩?”顾北寒看到我之后,倒是没有一点羞涩和不自然,他的手,在女人的身上慢悠悠的滑动着,轻佻眉梢的看向我。

    我沉着脸,上前将那个女人从顾北寒身上扯开之后,刷刷给了顾北寒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裸着身体,缩在角落里,捂着嘴巴发出一声惊呼声。

    顾北寒直接火了,反手给了我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真以为我不敢弄死你?”

    “对你来说,人命不过就是蝼蚁罢了,你想要弄死谁还不是轻而易举,顾北寒,你给我听清楚,你会有报应的。”

 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