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周日晚上,林梓文带着妹妹回到公寓。

    却发现门前站着一对中年男女。

    林梓文问:“你们是?”

    中年男女走来,中年女子她盯着灵儿的脖子,突然一把抱住了灵儿,说:“女儿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对中年男女自称是灵儿的父母,看起来灵儿确实和这对中年男女长得有些像。

    将这对中年夫妇带进家坐下时,林梓文问:“你们怎么证明是灵儿的亲生父母?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说:“我们当时有在她的襁褓中放了一张写有她生辰八字的红纸,加上她脖子上那个胎记,她肯定是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紧接着说:“你要是不信,我们可以去做亲自鉴定,这肯定能证明了吧。”

    林梓文已经基本上相信了,老爸有跟他说过,他在捡到灵儿的时候,襁褓里有一张写有他生辰八字的红纸,她脖子上那块胎记很隐蔽,只有亲近的人才会知道。

    他看向灵儿,发现灵儿眼睛里已流淌着泪水。

    突然,她哭了起来,抽泣着说:“你们不是我爸妈,我出生时你们就不要我了,你们走,你们走啊。”

    林梓文走向她,灵儿一把抱住他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林梓文摸着妹妹的头说:“乖,不哭了啊,你先回房间,我和他们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灵儿听话地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等灵儿回了房间后,林梓文说:“两位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们现在找过来,想干什么?现在灵儿是我林家人,她是我妹妹。既然你们当初就抛弃了她,那还出现做什么?她在我林家过得很愉快,你们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妇女说:“我们没想干什么,就是想看看我们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林梓文很不客气地说:“够了,看也看了,有什么事就直说,别在这跟我装模作样。”

    男子说:“那我们就直说了,我们要带走我女儿。你们这些年对她的抚养,我们夫妻二人很感谢。但是现在我们要自己养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,灵儿是我林家人,你们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男子冷笑着说:“你们不让我带走我女儿,那就给钱,一百万,给我们一百万,我们保证不会再来。不然我们就打官司,我相信法官会把女儿还给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这对中年夫妇终于露出他们的真面目了,他们只是想要钱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是有多无耻,居然可以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林梓文算是开了眼界,原来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他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男子凶恶地说:“有什么好笑的,告诉你,你们家要是不给钱,我们绝对是不会放弃的,一定会把女儿抢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们无知啊,连我家都没打听清楚,就敢来搞敲诈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林玄平是中书令,皇帝眼前的大红人,你们敲诈到林家头上,真的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男子又说:“我们知道你爸是中书令,但是中书令又怎样?女儿是我们的,我们要回去,怎么了?难道你们当官的就能随便抢别人的女儿了?你们不给钱就把女儿还我们。”

    林梓文懒得和这两个人废话了,要钱是吧,他给,不过你们得有命消受得了这钱。

    “行,钱我给你们,不过你们得签一张自愿放弃灵儿抚养权的保证书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给钱我们就签。”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